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元和资本张正喜:企业家精神是“双创”事业不竭的动力

2020-01-07 点击:595

11月7日至8日,由Xi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7 Xi‘安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在陕西省Xi市举行。来自美国、德国等国家和“一带一路”路线沿线国家的“硬科学技术”领域代表,以及阿里巴巴、华为等中国科技企业领导人,将齐聚Xi安,为Xi安的“硬科学技术”绘制发展蓝图。

会上,元和资本创始合伙人、中关村天使投资研究会会长张正熙发表了主题为“创业是“双重创造”事业的不竭动力”的主旨演讲。

以下是张正熙演讲的抄本:

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我们有一个平台,全球天使论坛,我们已经在北京连续举办了两次。在2015年全球天使论坛上,我们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16名专家来北京。事实上,这是早期创业天使投资者的全球回顾展。每个人都回顾了早期的成功经验和实践。

2016年全球天使论坛聚焦天使投资者的培育和成长之路。今年,全球天使论坛应Xi市委、政府邀请,将全球天使论坛从北京中关村搬到了古城Xi安。今天,我们将讨论在艰难的科技浪潮下天使投资的成长路径和选择。

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企业家精神是“双创”事业不竭的动力》。这张地图可能每个人都很熟悉。这是中国改革开放38年来1978年至2016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图。38年来,这幅画非常明亮。世界上没有一个经济体在如此长的时间里保持如此高的增长率。平均增长率保持两位数。从这幅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在40年的改革开放中,我们的中国企业家已经能够为中国的创新和创业购买,为中国的经济发展购买,为中国从无到有、从温饱问题无法解决到现在可以去世界各地购买。谁是幕后黑手?正是企业家团队推动着巨大的中国向前发展。

今年年初,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给出了一个数据,说中国现在有8500万注册市场参与者,包括2500万中小企业和6000万个体商会,所以这张美丽的照片是2500名企业家和6000万个体企业推广的结果。

过去40年的整个发展模式是广泛的,同质化严重,主要是由于数量的增加。改革开放初期从国有体制开始,文化大革命结束十年后,选择改革开放道路解决四十年的温饱问题。解决这一物质丰富的问题的过程,尤其是在未来几年里当汽车无法制动时,尤其是当生产能力的扩大超过消费水平时,供求模式发生了逆转。到了2000年,尤其是2001年以后,产能的发展并不能阻止汽车的发展,但需求并没有那么大。经过35年的发展,老百姓的温饱问题基本解决,消费水平提高。中国人似乎去国外到处买东西。为什么?因为国外产品比国内产品质量好,使用经验也不好。这不能归咎于普通人,但是我们自己的产品不能满足使用和升级的需要。秘书长在2014年提出了新常态,并目睹了生产和消费逆转带来的变化。他第一次提出新常态是在河南视察期间向随行的中央和地方领导人提出的。第二任秘书长于2014年11月9日正式提出,指出新常态的特点,并表示新常态将给中国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新常态有三个特点:从高速增长到中高速增长,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第三产业、消费需求逐渐成为主体,城乡差距逐渐缩小,发展成果惠及更多人,发展动力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到创新驱动。从旧常态到新常态有一个转变过程

创新驱动是培育新产业,改造传统产业的基因。因此,必须在协调发展速度和质量的同时,充分发展创新。中国经济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它的动员能力非常强,因为它是集中的。现在有许多专家学者在研究它。对于西方民主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哪一个更优越,人们有不同的看法。2014年9月,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议将大众创业和创新作为关键词。2017年10月,第十九届大会秘书长在报告中指出,创新是发展的第一推动力,是建设现代经济体系和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战略支撑。

一个创新型国家有以下条件:第一,高创新投资。总的来说,R&D国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以上。我们还没拿到。我有一些关于R&D投资的数字。以色列是最高的。今天,客人们邀请了来自以色列的朋友。以色列选择了五年。2011年,创新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4.2%,是国际标准的两倍多。芬兰、韩国和日本为3.6%,美国为2.8%。到2019年,中国将达到1991年的0.4%到1.9%,但我们还没有达到2%。二是科技进步贡献率高,超过70%。三是自主创新能力。一般来说,对外国技术的依赖指数不到30%。第四个创新产出很高。目前,世界公认的约20个国家拥有世界发明专利总数的99%。

让我们看看我们和创新型国家之间的差距。首先,我们应该了解我们的情况以及我们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据统计,欧洲国家中小企业人均创新成果是大企业的两倍,研发单位新产品投入产出是大企业的3.5倍。在美国,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约70%的创新来自中小企业。目前,占美国企业总数98%的中小企业的技术投资回收期比大公司短1/4。这是我们双重创新的理论基础和逻辑基础。这是中国的数据。我们统计了1998年至2005年的数据。我们想看摘要。2014年5月27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言人表示,中国99%的中小企业为中国提供了50%以上的税收和80%以上的城市就业机会。中小企业的创新比例与发达经济体相差不大,但我们的总体差距很大。

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与发达经济体的差距。让我们看看专利的情况。我们这里有2010年至2014年各地区有效专利的比例。世界分为六个部分,中国、美国、日本、韩国、欧洲专利公约等国家。2014年,中国在世界上的有效专利占12%,美国占25%,日本占19%,韩国占9%,欧洲占25%,其他占10%。公共数据显示,中国有效专利的比例正在上升,但仍保持在10%左右。发明专利作为科研活动的主要成果,对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是企业创新能力的重要体现。

让我们看看这三项专利的比例,蓝色是发明专利的比例,红色是新专利申请的比例,是外观专利申请的比例。这是一张完全不同的美国地图,也是1985年至2016年的统计结果。我们可以看到发明专利占美国三大专利的85%以上,而我们只占40%。截至2016年底,中国拥有111.3万项国内发明专利,成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第三个拥有100多万项专利的国家。根据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一份报告,从2008年到2012年,中国高专利密集型产业的增加值占当前国内生产总值的26%,而且仍然存在剩余价值

知道我们落后于哪里,我们必须说出我们未来的创新能力和未来的道路在哪里。我们不得不说,追赶中国未来创新的唯一方法是股权投资。我们未来的道路是鼓励风险投资,鼓励中小企业,鼓励更多的种子投资、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我们应该大力投资股权,因为这是国家创新的主要力量,占国家创新的70%,这是大头。

股本从何而来?让我们看看。我们最近做了一些研究。我们看到,在风险投资中,企业直接投资的风险投资项目称为CVC,也称为风险投资。CVC起源于美国,其主要业务是投资非金融企业承担的风险资本项目的概念。淡水河谷投资全球股票市场,占淡水河谷案例的19.3%。在总投资中,CVC占31%,1/3来自CVC投资。CVC是一项工业投资。除企业风险投资外,其他机构的风险投资。让我们知道典型的国内机构风险投资背后的投资者是谁?这一点一目了然。他们都是大型上市公司。他们的钱主要来自工业资本。因此,我想说风险资本、早期投资和风险资本来自哪里,来自工业资本和企业家。企业家是风险投资的核心力量,也是风险投资的主力军。

让我们看看初创公司的成长环境。各地孵化器的情况如何?许多项目需要在孵化器中孵化。让我们看看美国著名孵化器的一些特征。首先,它的股东是工业资本家。其次,它的导师是工业资本或初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此外,美国还有大量孵化器。15年来,我去过美国的硅谷,看到了五个著名的孵化器。墙上挂着美国大型企业的徽标,包括英特尔、苹果和小发猫。几乎所有的美国大型企业都挂在墙上。因为他们与孵化器一起帮助企业成长,企业家必须伴随你成长所有的初创公司。

当我们选择投资一家企业时,无论是风险投资机构还是孵化器,我们都必须明确界定选择团队的目标。同时,我们必须有责任、结构、共享精神、持续学习能力、持续迭代和自我完善以及毅力。我们想说的是,在过去的40年里,企业家精神一直是我国改革和发展的动力,也是实现2050年前的未来蓝图的核心团队。

2017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第19份报告还提到,企业家团队是我们过去发展的核心力量,也是我们未来双职工发展的不竭动力。谢谢你。

日期归档
江岸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qingquan888.cn 技术支持:江岸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