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洪雨露:我们不能培养“木头人”

2020-01-27 点击:1104

在上海徐汇区,向阳小学是一所深受家长尊敬的学校。许多家长坦率地承认,学校最吸引他们是因为它减轻了学习负担。在“快乐教育”和“快乐教育”理念的指导下,在校学生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玩游戏。学校还千方百计鼓励学生玩耍,通过“玩耍中学”实现学生的全面发展和创新训练。最近,学校完成了一项为期7年的研究项目,并编写了一本书《玩的教育》。本报采访了该校校长洪尤鲁、全国优秀辅导员和上海市超级校长。

“今天的孩子学习非常努力。他们玩的时间太少,甚至不能玩。”

课间走进向阳小学,你一定会被喜欢在操场上玩耍的孩子们所吸引。虽然操场占地不到3亩,但学生们玩得很开心。他们中的一些人挤在篮子下面投球。有些人成群结队地去踢足球。其他人玩“老鹰抓小鸡”,在操场上跑着喊着。他们摔倒了,立刻站了起来,继续像“不关任何人的事”一样玩耍。像向阳小学这样的课间热闹场面现在在很多学校都很少见。

然而,记者一见面,洪尤鲁校长就告诉我们他内心的担忧,说学生们“不太擅长玩”,而且“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玩”。同时,他还为中小学生抱怨道:“我不能完成作业,我不能完成考试,功利主义的心态使得当前的教育违法,扼杀了学生的天性。他呼吁解放孩子们的手和大脑,给他们时间和空间去“玩耍”。

洪尤鲁是一位大力提倡“快乐教育”和让孩子们重返游戏时间的校长。他的向阳小学是上海首批五所重点小学之一,也是首批尝试突破“应试教育”的学校之一。但即使在大力推广学生游戏的向阳小学,洪鲁豫仍然觉得学生越来越不能玩了。

“踢足球踢得好的孩子越来越少,球类游戏正在慢慢消失,更不用说让学生自己设计一个小游戏了。”鲁红雨告诉记者,学生们并不缺乏一些奇妙的想法,比如把一首歌换成不同的曲调,自己重写歌词。倒着画;观察瞳孔在明亮和黑暗的环境中是如何变化的。

"他们实际上缺乏创造的机会!"洪尤鲁说,“如果作业没完没了,没有时间玩,那么孩子们真的没有时间胡思乱想,创新能力的培养自然是空话。”

“不要总是让学生呆在家里、教室里、书里、书里。我们希望他们去操场,去阳光,去大自然。”

在很多家长和其他学校的老师眼里,向阳小学的学生喜欢玩,想玩也能玩。学校的老师从不禁止学生下课后跑来跑去,而是要求学生在课间“去走廊和操场”。为了确保课间10分钟留给学生,学校要求老师不要延迟上课。如果有老师拖着走廊,学生可以直接向校长办公室报告。因为这10分钟对学生来说是玩游戏的宝贵时间。洪尤鲁说:“在过去的7年里,我们不断地对‘游戏’进行研究,并意识到好的教学与好的游戏密切相关。”。“事实上,能玩耍的孩子通常学得更好。我认为其中可能有一些创新人才和发明。”

在于虹卢看来,每个时期的学生应该有不同的“游戏”点。例如,幼儿园游戏应注重习惯和思维的培养,小学和初中游戏应使学习快乐,高中游戏应更加注重创造性地完成任务。洪尤鲁说:“不要总是让学生呆在家里、教室里、书里、书里,学习是痛苦的。”。"我们希望他们去操场,去阳光,去大自然."作为校长,他们应该同等重视体育、智力教育和道德教育,不能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木人汉”。作为一名教师,我们不能总是期望学生服从和做他们游戏中的一切。”

在向阳小学当体育老师是

“人越来越多,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学习学生能玩什么和怎么玩。我们希望我们的学生每天都有运动,每周都有活动,每个月都有比赛。”向阳小学体育老师张杨告诉记者,校长洪尤鲁非常重视体育,把“体育成绩作为第一名”。

“简而言之,我们不仅应该给学生时间玩耍,还应该想办法让他们快乐地玩耍,用他们的大脑,有意义地玩耍。”鲁红雨告诉记者,在中国传统观念中,“玩”有时是不被认可的,所以也有一些古老的说法,如“玩具失去了雄心壮志”,“工业善于勤俭持家”。但是现在是“改名字玩”的时候了,因为课业的负担已经严重损害了学生的身心健康。洪尤鲁动情地说:“我们学校应该同等重视体育、智力教育和道德教育,不能把孩子培养成‘木人汉’。“作为老师,我们不能总是期望学生服从和做他们游戏中的一切。我们不是承包商,我们应该是学生的玩伴和朋友。“

To Talk

石宝向阳小学开展了一项为期7年的“游戏教育”研究,专门针对“游戏”,并以《玩的教育》的名义公布了研究结果。玩耍应该成为一种教育形式吗?

于虹卢教得好,玩得好。首先,孩子们可以在玩耍中放松和休息。其次,他们可以在玩的时候锻炼身体。玩耍既是一种教育手段,也是一种自主学习。

时代教师不可避免地要在游戏设计中教授学科知识。你有什么看法?

于虹卢,我们不能完全反对在游戏中加入一些主题知识,但是我们反对专注于它“游戏教育”应更加注重思维和方法以及参与者学习能力的提高。

日期归档
江岸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qingquan888.cn 技术支持:江岸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