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戴望舒的一段短文,真知灼见,读完获益良多

2020-02-18 点击:1655

戴望舒1905年出生于浙江杭州。他的一生主要致力于写作和编辑。在诗歌创作和翻译的过程中,作者不仅获得了大量的实践经验,也体会到了文学欣赏的许多原则。诗歌创作既要融入个人情感,又要融入时代特征和社会现实。纯粹表达自己心理的诗歌,不能反映读者的声音和要求,最终将淹没在文学的长河中。以下是对戴望舒的一篇短文的介绍,读了这篇短文有深刻的见解和益处。

《诗论零札》

作者:戴望舒

竹片,牛叟马博,如果使用得当,可以成为诗,否则仍将是一堆废纸。罗绮的《锦绣》和《北玉金珠》,如果运用得当,也可以成为诗歌,否则它们仍将是一些毫无价值的、用途耀眼的作品。

习字双手捧着他的心。每个人都很漂亮。他模仿别人,当他看到别人时,他会把脸藏起来。习字之所以美丽,东施之所以丑陋,并不是因为他们心怀叵测,或者扬起眉毛,而是因为他们美丽而丑陋。美的本质,柴静布裙无法掩饰;从本质上来说丑,珠衫翡翠袖不能起装饰作用。

作者认为一首好诗不仅需要新颖的构思和精美的选材,还需要一些有价值的组织。“竹头锯木屑、牛叟马博”看似毫无价值,但只要使用得当,就相当于“罗绮锦绣、白玉金珠”。因此,许多物体,在普通人的眼里,只是残余的碎片,但在专家的手中,它们能把衰变变成魔法。

接下来,作者进一步指出诗歌的优点和缺点不在于形式,而在于内容。一首着名的诗,即使它很粗糙,只要发人深省,给人以精神享受,就能流传很久。虽然有些诗节奏整齐,音节洪亮,但它们只会让人生病,因为它们没有病地呻吟和呻吟,就像模仿别人一样,打扮得很有格调,很完美。

读者都熟悉戴望舒的《雨巷》。这是一首让人在阅读时陶醉的诗。紫丁香般的女孩给了诗人无限的魅力,让他独自徘徊在长长的雨巷里,带着无限的悲伤。整首诗既没有典故,也没有华丽的辞藻,但读者可以从中读出真实的感受。因此,《雨巷》的成功也是因为它的感染力,以及作者心中流淌的能引起共鸣的悲伤和悲伤。

戴望舒还说节奏不应该只存在于表面,而应该存在于诗歌的节奏之中,它是微妙的,随着思想的开始、转移和结合的曲线而波动。例如,下面这首诗:

《旅思》

作者:戴望舒

故乡的芦苇盛开时,旅行者的脚跟被泥土弄脏了。

鞋跟粘在心脏的泥上。

这只可爱的手什么时候把它擦掉?

多年来堆石头当饭吃。

山川之旅:

只有无声的晋升之声。

让旅行者体验他们的家乡。

江岸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qingquan888.cn 技术支持:江岸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