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他是摩托车行业的代言人,30岁前挫折不断,60岁后欲造飞机,200亿资产子女均不接班

2020-01-07 点击:1614

2013年3月11日上午8: 30,正在参加“两会”的全国政协委员左宗申、高培芬、赵秀君分别骑摩托车、地铁、汽车从玄武门出发。谁能先到前门?

结果,比赛的发起人、摩托车手左宗申获胜。

这是左宗申为摩托车行业辩护的一个小小举动。多年来,他一直试图让更多的人理解摩托车的积极价值。

摩托车修理工

自2008年成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全国委员会委员以来,左宗申几乎每年都提出“禁止和限制摩托车比赛”的建议。因此,他成为摩托车行业最活跃、最忠诚的发言人。

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摩托车是主要的交通工具。那时,人们骑着摩托车呼啸着穿过街道和小巷,成为城市中的一个场景。

然而,随着摩托车的广泛应用,其负面影响逐渐显现,如安全性低、容易扰乱交通秩序、尾气污染高等。

为了加强管理,1985年,北京发布了“限制令”,拉开了全市“禁止和限制摩托车比赛”的序幕。此后,其他城市也纷纷效仿,尤其是2000年以后,不断出台的“限令”文件给摩托车行业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目前,全国有200多个“禁止和限制”城市。相关数据显示,2008年国内摩托车销量达到峰值后,总体趋势是逐年下降。在过去的两年里,有些人甚至直接称中国的摩托车产业即将消亡。

对左宗申来说,没有什么比摩托车更让他担心的了。

左宗申1952年出生于重庆。初中毕业后,像无数年轻的中国人一样,他去广阔的农村接受劳动培训。1975年4月,他回到重庆,成为重庆瓷厂的一名窑工。

20世纪80年代初,经商热潮席卷中国。左宗申紧随其后,辞去了他的“铁饭碗”,迈出了他事业的第一步。

首先他去河北卖武侠小说,但没赚多少钱。我听人说水果和服装生意很好,所以我去山东实习。我还是不走运。我要么遇到了坏天气,水果在路上腐烂,要么被骗回家。

不断的挫折让左宗申痛苦不堪。他后来回忆道:“30岁的时候,我没有能力安定下来。我想过这样简单的生活,但没想到以后会被绑在摩托车上。”

是他妻子把他绑在摩托车上的。经过不断的挫折,左宗申情绪低落,他的妻子更加焦虑不安,为他想出了一条出路。当时,左宗申的姐夫正在做一个小型的摩托车维修业务,这是一件时髦而稳定的事情。在妻子的反复劝说下,他去向姐夫学习摩托车维修。

我第一次独立操作时,很尴尬。当一个年轻人来修车时,左宗申轻松地打开了车,再也装不下了。这一事件激发了他的竞争意识。他发誓要掌握汽车修理技术。

和大哥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左宗申决定自己去做。

1982年,他的妻子搬出了巴南区王家坝临街的一所房子,并用毛毡搭建了一个避雨的地方。左宗申的摩托车修理店又追加了5000元,正式开业。

在这个破旧的商店里,左宗申每天都在拆顾客送来的摩托车。如果他们不被修理,他们将不会吃或睡。“脸是华丽的,手从来没有洗过”,但心是甜蜜的。

在过去的10年里,左宗申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并练习了高超的摩托车维修技巧。从发动机的轰鸣声中,你可以判断出汽车是否出了故障,以及有什么问题。摩托车的性能、结构甚至每个部件的装配要求都被他记住了。

这一经历也使他成为重庆摩托车企业主中唯一一个懂技术的人。

左宗申成为摩托车企业主的关键事件发生在1990年的一次事故中。

他在重庆汽车厂帮朋友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

他立即去找厂长自我介绍并解释他的想法。厂长因发动机短缺而苦恼。两人一拍即合,立即达成协议:他将为工厂组装10台发动机,优先购买10辆三轮车。

达成协议后,左宗申通过转售这些三轮车赚取了可观的收入。

不久,厂长来问左宗申能否再提供发动机。左宗申直觉,这可能是笔大生意,所以先发自内心,然后泰然自若地主动做大。

他首先开始了一项非常原始的“市场调查”,以了解摩托车发动机的市场供求情况。在此期间,他发现了一家建筑工厂的雅马哈二冲程发动机,用帆布包把它带到了南方和北方,并走遍了全国59家发动机工厂。最后,他得到了一个明确的信息:全国范围内摩托车发动机供不应求。

在两个月内,他一个接一个地走访了数十家企业。为了省钱,我坐火车出去,没有票只能站着。最糟糕的是“站了三天三夜,我的脚肿了”。

左宗申信心十足,开创了自己的大事业:1992年,他用自己存下的20万元,又借了30万元注册成立了重庆宗申摩托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修理工“左世富”由此进入摩托车行业的大门。那年,他已经40岁了。

十年激荡

20世纪90年代,中国摩托车产业进入快车道,逐步形成三大板块:重庆、江浙和广东。

宗申摩托车所在的重庆,依托历史形成的坚实工业基础,特别是嘉陵的带动作用和两大国有摩托车企业的建设,迅速成为全国主要的摩托车城市。一些私营摩托车企业也利用了这种情况。

发动机推动了重庆民营摩托车企业的快速发展。特别是在1994年和1995年,中国摩托车发动机的市场形势非常好,几乎所有的制造商都赚钱了。宗申、力帆、龙鑫等企业已经成为重庆摩托车行业新势力的代表,这些新势力是从发动机开始的。

在两三年的时间里,重庆的民营摩托车企业已经纵横全国,占据了全国零部件市场的80%。宗申抓住了一个好机会,并且善于抓住它,奇迹般地站了起来。宗申成立仅三年,就被评为“中国500家最大民营企业”,排名第23位。到1995年底,摩托车发动机年产量已达15万台。

说起那些充满激情的岁月,左宗申认为他的成功在于掌握了当时摩尔多瓦中国企业成长的关键代码。

这个密码是什么?左宗申没有具体说明。据分析,宗申的技术发展如此之快,主要是因为左宗申本人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经验丰富,一直在下山,一直在做小生意,发展了“有准备的头脑”,能够抓住机遇;

值得称赞的是,他在得到指示后并没有立即投入市场。相反,他进行了非常扎实的市场研究和分析,并在此基础上,他投入了更多。很少有基层企业家能做到这一点。多年汽车维修经验积累的技术基础帮助他拓展了自己的领域。与私营企业的一般所有者不同,他愿意在企业管理方面做出巨大努力,学习其他国家企业的先进管理方法,追求精细化管理。

1995年后,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价格战加剧了企业间的竞争,受体制约束的国有企业比例逐渐下降。左宗申不想停留在行业的某个环节,只想成为摩托车发动机的冠军,于是他开始了生产整车的想法。

重庆于1997年成为直辖市,民营经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增长空间。1998年,宗申集团成立。经过几年的努力,宗申摩托车终于获得了车辆制造许可证,并进入国家目录。

为了成功地开发和生产出一辆完整的汽车,左宗申曾经从早到晚工作,热情无穷。他的妻子曾经成为他的专职司机.

左宗申

同时,公司也为开拓国外市场做出了巨大努力。宗申的目标是在南美、中东、印度、孟加拉和其他对摩托车有广泛需求的地方发展摩托车。宗申发动机还直接销往越南、巴拉圭、埃及、伊朗等国家。

左宗申认为,允许产品在国际舞台上进行国际市场测试需要对公司提出更高的要求和更大的压力,但这将推动公司在整体能力上达到一个新的水平,进而推动公司在国内市场占据更有利的地位。

在国内外市场的共同努力下,宗申集团在规模、技术和产品上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2001年,主机公司宗申电力在深交所借壳上市。

经过十年的搅动,一家普通的私营企业成功地登上了时代的帆船,走上了公司治理现代化的道路。

生与死,扩张的痛苦

对一些行业来说,从小到大不容易,但从大到强不容易。摩托车就是其中之一。

重庆的摩托车公司一直在追随低端产品线。摩托车的质量和价格不高,主要占据农村市场。

经过一段时间的快速发展,重庆摩托车产业在日益饱和的市场中突然面临生死考验:2001年以来,在粤浙摩托车企业的压力下,重庆“摩托车帮”不得不依靠价格战生存。

与此同时,由于“禁止和限制摩托车”运动、汽车工业的兴起和国家法令的改变,重庆摩托车团伙的生活环境进一步恶化。由于关税和汇率问题,原本可以依赖它们的海外市场也逐年遭受损失。

许多莫桑比克企业在此过程中倒闭。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到2005年,155家莫桑比克企业中只有93家仍在生产。

宗申被困其中,未能幸免。他曾经濒临生死边缘。那时,左宗申总是独自坐在办公室发呆,一个接一个地抽烟。

他深刻认识到,为了生存,莫桑比克企业必须拓宽产业链,大胆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增强品牌竞争力。

那时,他有两个选择。一是深入发展,从“重庆制造”向“重庆创造”转变。他注重自主研发、技术升级和品牌建设,解决同质化困境,以质量和品牌取胜。

另一个方向是战略调整,而不是挂在“摩托车”树上,把汽车产业作为摩托车的延伸,作为新的利润增长点。

为了确保安全,宗申选择与这两个人携手合作。一系列改变摩托车产业格局的措施在集团内迅速推广。

在深度上,宗申选择从燃油产品升级到清洁能源和电气产品,成为绿色电力系统的供应商。摩托车也应该发展燃料电池和锂电池来代替燃油。

在战略调整方面,2004年宗申先后与世界顶级摩托车制造商,如意大利皮亚乔(piaggio)、美国哈雷(American Harley)和法国麦凯(French Mackam)签署了品牌引进和技术合作协议。同时,安徽鲍彤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进行重组,进入微型和小型汽车制造领域。

改革开始显现成效。2005年,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piaggio发动机宗申制造的第一款火电产品推出,宗申摩托车走上了国际化和品牌化的道路。

同年,宗申特种铝合金铸造厂、宗申焊接厂、宗申李鸿座垫制造有限公司相继建成投产。宗申派姆新能源有限公司在加拿大成立并上市。其产业链延伸到燃料、电池、新能源等领域。

黎明即将来临,但宗申出人意料地迎来了新的生死线。2008年11月,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时,宗申的订单暴跌了60%。订单减少,生产线闲置,恶劣的气氛开始在集团内部蔓延。

"我很害怕,但我只能平静地面对。"左宗申通过损益表发现,即使曾经

金融危机后,“禁止和限制摩托车”仍在继续推进。左宗申迫切希望进入汽车行业,但未能如愿,他已决定寻求新的突破。经过仔细考虑,他找到了通用航空领域。

2012年,60岁的左宗申提出了创业的口号。他明确表示,公司应专注于10-20年工业波动和50-100年工业变革的长期行业。他还宣布他将进入通用航空领域。

从摩托车到飞机,一个在资源和政策上没有优势的非专业私营企业有多成功?许多人认为左宗申很了不起。

左宗申对这个问题相当不屑,他说他已经为加入通用航空集团争论了一年多,没有人能给他足够的理由停下来。

为了避免走摩托车产业的老路,左宗申选择从整个产业链出发,依托电力制造和资源优势,与政府及其合作伙伴形成产业联盟和利益共同体,成为产业链和生态链的核心系统集成商。

“美国有20,000多个机场和200,000多架飞机,而中国有数百个机场,只有1,000架飞机。中国消费的下一个增长点是飞机。”

在宗申对整个产业链的规划中,不仅有飞机制造,还有机场建设、运营、飞行培训、金融租赁、旅游等。

因此,左宗申已经出手了。2011年,宗申收购了美国通用飞机制造商温德克(Windeck)的所有知识产权,包括专利和生产模具,甚至签署了将其核心业务骨干转移到中国的合同。

2012年,宗申通过战略合作初步实现愿景,在两江新区成立重庆西南飞机制造有限公司。

通用航空的发展受到低空空域开放和空域规划的严格限制。大多数资源掌握在政府和军队手中。左宗申希望通过资本运作实现与政府和军队的对接,与地方政府的绩效紧密结合。

“政府投资也需要成就。他们需要我的制造经验和资源。宗申有能力直接承担航空备件和电力系统的生产。”

在他看来,更重要的是民营企业拥有灵活的机制和相对简单的决策过程,能够满足飞机制造的长期和短期需求。飞机制造是长期的,航空房地产和服务是短期的,只有短期的长期补偿才能赚钱。

至于为什么要进入通用航空而不是民用航空的竞争领域,左宗申认为民用航空投资大,通用航空更能体现协同效应。

“培训一名飞行员需要80万元。许多地方政府不想要钱在加拿大修建机场。对于九寨沟和阿坝州等旅游胜地来说,如果可以利用通用航空路线来弥补交通运输的不足,促进旅游业的发展,企业和政府都将获胜。”

2015年,宗申收购了北美最大的水上飞机公司,并与中国航空公司展开了一系列合作。直升机部署在3000米以下的低海拔地区,为建造整个产业链做准备,包括水上飞机、陆地飞机、飞机制造和飞机租赁,包括运营控制和机场网络建设。

从发动机到整车,从汽车到航空,左宗申不断提出新的目标,迎接许多挑战。对于雄心勃勃的目标,左宗申总是伴随着“困难”。然而,从外部来看,宗申集团稳步发展,综合实力不断提高。截至2016年,公司年收入超过150亿英镑,总资产接近200亿英镑。

接班问题

65岁的左宗申在这些年的沉浮中保持着鲜明的个性。在2016年“两会”的提案中,他仍然坦率地谈到了“禁止和限制摩擦”的弊端,并提出了可行的建议。

在每一个阶段,左宗申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和方向,但他却陷入了困境

“富裕的第二代”不愿接手是中国家族企业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经过几年与女儿的拉锯战,左宗申不得不改变主意。他将公司全面转变为股份制,期望通过“家族所有制和经营权社会化”的“混合改革”实现公司的可持续经营。

左宗申说,企业混合改革后,“继任”问题可以得到缓解,因为管理层已经成为股东,可以管理企业。

“将来,当我老得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他们会接我。这些人都是和我一起战斗了20到30年的人,所以他们可以放心,公司会移交给他们。”左宗申说。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日期归档
江岸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qingquan888.cn 技术支持:江岸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