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专家:如何破解野生动物交易监管的四大难题

2020-03-06 点击:1066

原题:如何解决野生动物贸易监管的四大难题

作者刘鹏,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国家科学技术研究院研究员

1月26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国家林业厅正式宣布,从现在起,在全国疫情得到缓解之前,禁止野生动物贸易活动。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全国各地开始相继禁止野生动物贸易,并关闭了各自辖区内的野生动物贸易市场。尽管这反映了相关监管机构对导致疫情爆发的野生动物贸易问题的及时反应,但作为一名研究政府监管政策的学者,笔者对此也有一些疑问:为什么我们没有从十多年前也使用野生动物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非典)疫情中吸取教训,并对野生动物贸易实施严格监管?在疫情爆发之前,为什么野生动物贸易没有得到很好的监管?疫情结束后,我们如何确保禁令能够以可持续的方式执行,而不是在未来一阵风?在我看来,这些问题不仅是包括作者在内的公众关注的焦点,也是下一步完善野生动物贸易监管的关键。野生动物贸易监管问题不再是纯粹的生态资源保护问题,而是上升为公共安全问题。笔者认为,目前我国野生动物贸易监管存在四个亟待解决的难题。如果要对野生动物贸易实施可持续的监管,就必须尽快解决这些问题。

首先,监管立法需要改进。在我国,野生动物贸易领域并非完全无法无天,包括《刑法》、《野生动物保护法》、《动物防疫法》、《动物检疫管理办法》、《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都有一些规定,但也存在一些共同的不足,包括立法主要侧重于对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监管,而对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监管相对薄弱;野生动物的定义和分类管理存在模糊地带,管理清单的细化有待改进。对珍稀濒危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处罚较重,但对一般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处罚较轻。人工驯养野生动物交易的法规和资质要求存在明显不足。在线野生动物贸易的新形式没有明确的标准。因此,建议相关部门在下一步相关法律法规修订中,加大对非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监管力度,完善野生动物分类和名录管理,提高对一般野生动物非法交易的处罚标准,进一步完善对野生动物网上人工驯养野生动物交易的监管。

其次,监管体系存在问题。在野生动物贸易监管体制和机构分工方面,中国实行以地方政府为主要监管责任主体的属地管理体制。在2018年机构改革之前,许多不同的监管部门包括工商、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农业、林业和草原、公安、检验检疫、畜牧等。卷入其中。虽然现阶段监管部门数量有所减少,但仍存在职能重叠、协调性差、沟通不畅等问题。许多监督部门。与此同时,由于野生动物养殖和交易有利于一些地方政府促进经济发展、创造税源和税收基础以及促进准确的扶贫,一些地方政府没有足够的动力严格监管野生动物交易市场。因此,建议进一步加强国家林业部等相关监管部门设立的地方常驻机构的监管力度,进一步明确和夯实地方政府在野生动物贸易中的属地责任,建立地方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与监管部门联席会议机制,并对野生动物贸易监管过程中剩余的监管权力和责任进行分配和归属

第三,监督执法效果不好。野生动物贸易监管不仅仅是一个流通贸易过程,也是前端养殖和狩猎以及后端食品消费。整个产业链很长,有很多环节。与众多隐蔽的野生动物交易市场和巨大的交易量相比,基层监管执法人员少,执法手段有限,执法权威不足,执法专业知识不足,技术手段有限。它们通常以运动方式进行,缺乏可持续的制度化保障机制。因此,建议进一步加强基层市场监管、农林牧部门执法队伍建设,特别是在综合执法改革背景下,适当增加负责此项工作的执法人员数量,加大对执法人员的专业知识培训,加强执法部门与动物卫生监督技术部门的沟通与联系,加强执法手段的技术支持, 建立制度化的野生动物贸易监管和执法评估机制,确保监管和执法效果的可持续性。

第四,监督主体难以自律。在野生动物交易过程中,包括狩猎、养殖、销售、运输、屠宰、烹饪等环节的管理实体是重要的监管对象。然而,这些监管对象数量众多、分散、规模小、管理行为复杂。同时,野生动物交易过程是有利可图的,民间社会一直有一种追逐游戏的饮食文化。因此,监管对象经常违反法律法规以获取利润。然而,政府监督和执法的成本非常高,很难在短时间内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良好的监管合规模式的形成不仅需要监管者的大力推动,还需要监管者与监管对象之间的合作与治理。因此,建议充分发挥养殖、贸易、餐饮等行业协会的作用,发起自觉抵制野生动物贸易的行业内自律联盟,制定行业自律规范,建立野生动物贸易黑名单制度。对发现从事非法野生动物养殖、销售和烹饪的相关经营单位,将终身予以取缔,并对非法野生动物贸易实行举报奖励制度。同时,利用大众媒体从公共安全和个人健康的角度宣传食用野生动物的巨大危害,逐步更新公众的饮食文化,自觉抵制食用野生动物的不文明行为。

江岸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qingquan888.cn 技术支持:江岸信息网 | 网站地图